随便对付一顿饭,是对人生最大的不尊重

2017-01-11 陈婷婷 新周刊 新周刊


图/蔡澜的花花世界


 大半生下来,蔡澜一直研究人生的意义,答案还是吃吃喝喝。这其中蕴含的一个简单道理是:吃好了,把自己的胃照顾好了,才会心情好,活得开怀。


编者按:蔡澜近日宣布开放微博评论,从现在到除夕,任你提问。君子一言,蔡澜果然无所不答,既提供饮食指南,也回答婚恋问题,还和网友闲聊吹水,全程金句不断。看这些妙趣横生的回答,蔡澜可算是华人世界中真正“会生活”“有趣味”“真洒脱”的名士。


@超棒爱微:蔡生您好!请问女生三十岁,何为而立?

@蔡瀾:让男友立就是。

 

@CAIYIFAN:蔡老师,能不能教我怎么找一个像吴亦凡一样帅的男朋友?
@蔡瀾:看你头像就知心智不成熟。

 

@不加糖yuuna:先生,怎么改掉自己总是熬夜的坏毛病?

@蔡瀾:不必改,这种人很幸福。


文/陈婷婷


蔡澜会玩。前年,他到国外转了一圈,从北非、威尼斯、希腊、土耳其到迪拜,他一路微博直播沿途美食:土耳其的咖啡、海鲜,威尼斯的焗乳羊、焦糖雪糕,还有当地新鲜的鱼市场和水果市场,目之所及皆是美味。



本港台节目《蔡澜亚洲一乐也》,蔡澜与美女主持到亚洲各处寻找美食。图为蔡澜在吉隆坡,与众人分食土生榴莲。图/新浪娱乐


当被问及这么多天下来对异国美食的印象时,他想了一想:“那边当然有独特的调味和烹饪方法,但是自己始终是中国人,所以吃来吃去还是中国的东西好吃。”


这话不假。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蔡澜就飞往北京,品尝了卤煮、皮冻、麻豆腐和酱肘子卷饼。“到北京不吃这些简直对不起自己。”他在微博上写道。

正如蔡澜在微博上曾经用过的个人简介:因为名字听起来像菜篮,买菜的篮子,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他将自己的好吃秉性归结于父亲起名的“不慎”——大哥名蔡丹,侄子名蔡晔,“于是一家人正好拿着菜单(蔡丹),提着菜篮(蔡澜),去买菜叶(蔡晔)”,不爱吃,可能吗?

2015年农历新年,蔡澜到九龙城街市买菜,遇见钟楚红。图/nextplus


爱吃荤,是因欲望还重

年过七十的蔡澜,丝毫没有停下寻找美食的脚步。因为整天脸红红,别人以为他喝了酒,甚至劈头一句:你血压高。蔡澜哈哈笑答:这叫红光满面。但他打趣自己的血型是XO型,因为“酒喝得多”。

蔡澜爱吃的本性,大概一出生就开始了。“生下来刚好是打仗,母亲营养不够,没有奶。战乱时哪里买得到什么奶粉?只有一罐罐的米碎,用滚水一冲就变成浆糊状的东西,吃它长大的,还记得商标上有一只蝴蝶。”

最早给香港《壹周刊》写美食专栏时,蔡澜把栏目取名为“未能食素”。未能食素即想吃荤,蔡澜说,这代表自己欲望还是很重,心还是不清。爱吃肉的他,后来甚至一连出了六本“未能食素”系列丛书:《未能食素》《又系未能食素》《再是未能食素》《肯定未能食素》《乐得未能食素》《绝对未能食素》。

蔡澜说“猪油捞饭”是人间至味。

在蔡澜心中,猪油是至高无上的美食。人称“猪油佬”的他,最爱往虾子面加一碟猪油渣。他开过一家餐馆,名字就叫“猪油捞饭”。蔡澜说,年轻人对猪油唯恐避之不及,都是因为没有洗过碗。“如果洗过碗,就会发现用普通油盛过的碗碟很难洗,用猪油的话一下子就冲掉了。所以猪油并不特别肥腻。”

蔡澜说过,一碗猪油跟两个鸡蛋的胆固醇是一样的,不了解的人整天吃鸡蛋,不敢吃猪油,是很可惜也很滑稽的一件事情,“完全对食物不了解嘛”。

如果实在觉得油腻,蔡澜还有一个推荐:餐后一杯普洱茶。“它的确能消除多余的脂肪,吃得饱胀,一杯下去,舒服无比。”也因此,蔡澜甚少喝咖啡,喝茶必喝普洱。


蔡澜说,普洱茶可以消食解腻。

蔡澜曾将自己的饮食历程分为六个主要阶段:第一是童年时,在家里吃妈妈、奶妈煮的菜;第二是出国留学时,穷得要命,整天拾些猪脚、鱼头之类的便宜食材;第三是大学毕业后,一边工作一边旅行,尝试不同地方的食材;第四是在香港,什么餐厅都去,吃得多学得也多;第五是去日本,任烹饪节目主持,再往欧洲去拍电视,大开眼界,大开胃口。

现在是第六阶段:体会食物的原味。蔡澜说,以前什么都要试,现在依旧对新奇的美食怀有好奇,但更加喜欢简单、传统的饮食,一日三餐也尽量简单。“我会很用心地去煮一碗很好的白饭,配很简单的食材。简简单单,最平凡的东西最难做。”

除了猪油捞饭,蔡澜也非常喜欢日本的“鳗鱼饭”。图/nextplus

一天做三次的事,为什么不去做好它?

金庸曾评价蔡澜:“他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见识广博,懂得很多,人情通达而善于为人着想,琴棋书画、酒色财气、吃喝嫖赌、文学电影,什么都懂,于电影、诗词、书法、金石、饮食之道,更可说是第一流的通达。”

确实,蔡澜不仅会吃,更会玩,会享受人生。2007年,蔡澜成立了以美食为主打的旅游公司。直到现在,他还会亲自带着同样爱吃的团友全世界品尝美食,去日本、法国、意大利、匈牙利、捷克……身为美食家的蔡澜,至今名片上仍然只印着“蔡澜旅游公司”的头衔。

每到一个新地方,蔡澜都尽可能去逛当地的菜市场,因为“菜市场一定可以看到当地的民生如何”——如果菜洗得干净,就表示这里的人很勤快;如果食材丰富,就表示这里的生活水准很高;如果肉很贵,就表示这里的收入“很厉害了”,消费很高。


蔡澜在香港街市买菜。图/nextplus


吃了这么多年,蔡澜并不挑剔。他唯一的要求是食材够新鲜、够时令。在他的笔下,有大酒家、大餐厅,也有大排档式的食肆,写得让人直流口水。别人问他如何做到这点,他答道:很简单,写稿写到天亮,最后一篇才写食经,那时候腹饥如鸣,写什么都觉得好吃。

他有一句名言:人生不过吃吃喝喝。“洗脸刷牙一天两次,吃饭一天三次。一天要做三次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好它?”蔡澜说,既然比做任何事情都要多次,不去研究,不去欣赏,那就吃亏一点了。

为了美食牺牲一点健康,蔡澜觉得完全值得。事实上,至今他的身体依旧硬朗。他不排斥美食中可能有的高胆固醇,他拒绝的,是任何以“养生”思维思考的人。这样的人,都不是他结交的对象,他避而远之。


蔡澜在韩国。

在蔡澜眼中,人的健康有两种,一种是精神上的健康,一种是肉体上的健康。“这样不吃那样不吃,这样怕那样怕,精神就会有毛病,就会长癌症,影响肉体。精神如果很健康,这样不怕那样不怕,那什么病都没有。就这么简单。”

因此,他绝对赞成美食对一个人的治愈作用。“年轻人心情不好去吃东西,这是个很好的办法,一定会吃得很愉快,好过你去跳河自杀嘛。”

但他很快又笑着补充:“我很少心情不好,因为吃得很好。”

因为吃得好,蔡澜自觉一直很快乐。“吃了好东西,人自然就快乐,把生命中的事情都简单一点考虑,生活就会比较开心。”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新周刊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新周刊 微信二维码

新周刊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