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棒子玩棒子打了棒子的棒子!

2017-01-04 主编:唐唐 任真天 任真天



10个男人和35个女大学生沦落荒岛,吃树皮、争地盘的故事


      我叫艾博起,受到女大学生小轩的邀请,和一群女大学生乘船出海,却不幸遭遇了海难,沦落到了一片荒岛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大笑着:“我靠,我居然没死!”

  无意中的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同样趴在海边,我立刻走了过去,把她翻过来一看,居然是那个绿衣女生,她胸前的衣服已经撕破,露出大片雪白肌肤,让我感觉脑子有点儿乱。但马上想到她是不是还活着。我摸了摸她的脖子,是活的。

  我用力按压她的前胸,很快她吐出了几口水,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看我的手,立刻尖叫起来,突然坐起,脑门重重地撞到我的脸上,我感觉眼前立刻飞起一阵萤火虫,鼻子就流了血。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接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喊道:“你这个流氓,你这个王八蛋!”立刻紧紧搂住前胸。

  我当时就火了,回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不过我没用力,如果我想抽她,足可以一巴掌把她打晕,骂道:“喊他妈的什么喊,老子是在救你,傻逼!”

  被我这么一打,她大哭起来,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你欺负我,还打我!”

  我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刚才打你是不对的,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不打你,你肯定还得哭闹,现在我们还没死呢。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她立刻停止了哭声,向四周看了一眼,周围都是沙滩,身后是一片陆地,依稀着长着一些低矮的植物,接着又看到了周围一具具被海冲上来的尸体,还有大量的残核,她被吓得大叫,但回应她的却是呼呼而无情的海风。

  “先别哭了,这里应该是一片荒岛,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不会有危险,如果你再哭招来一些野兽或者其他的,我们两个就真的死了。”

  可是她哪里肯听我的话,越哭声音越大,最后简直是歇斯底里。

  “告诉你别哭了,你他妈难道不知道这里的环境吧?你再哭一会嗓子哑子,连口水都没有。”

  她听到我的吼叫,吓着立刻停止了哭泣,我把她扶好,扶着她的肩膀,当然眼睛里少不了偷窥她的春光,不是我想看,是我不得不看,我问道:“你叫什么?”

  这次她哭的声音小了很多,喃喃地说:“我叫徐梦。”

  “嗯,我姓艾,叫艾博起。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要听我的,不然超过了一天,你就会死在这里,明白吗?”

  徐梦点点头,萌萌地说:“这里会有其他人吗?”

  我呵呵地笑起来,多么天真的女生啊,听不出我的名字是故意逗她的。

  就在我还要逗话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什么,你叫艾博起,你他妈的疯了吧。”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的富有磁性。但是我也意料到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回头一看,发现小轩正领着一个女人从树林里钻出来。

  这么好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居然让小轩给搅合了,让我心里十分的不爽。

  很快树林里响起了阵阵的脚步声,不断有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我发现人还真不少,足足有二三十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少人脸色凝重带着泪痕,我想岁数比较大的应该是学生的家长,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却活了下来,这是多么的痛苦。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活下的不止我和徐梦两个。这些人早已经漂到了这里。

  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一脸的严肃,带着一种盛气凌人的眼神走到众的前面,说道:“现在我们一共有三十二人,男的加上你一共十个,女人二十二个。情况对我们很不利。一,我们不知道现在的位置是哪里。二,我们要等救援,。三,我们要找出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这里是孤岛,还是陆地,或者是大陆架的延伸。”

  小轩走到我的身边,告诉我这个男的是船上的船员叫周海,也是唯一活下来的船员,虽然在船上只是个临时工,做了不到半年,但是他毕竟经常出海,所以现在大家都把他当成了的领袖。

  “你是船上的船员,这些问题应该你来解决,难道要指着我们这些人吗?你似乎忘记了你的责任。”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学生,他说的很气愤,似乎对周海相当的不满。

  周海尴尬的笑笑,走到那个学生面前,突然伸手就一下打在他的脸上,顿时学生的嘴里就吐出血,连牙齿都飞了出来,还没有等到学生反应过来,他又一脚踹在学生的肚子上,学生倒在地上,周海没有放过他,连续的踹在学生的脸上肚子上,直到那名学生昏死过去,他才住手。

  “现在我们的处境十分的不妙,所以我不想听到其他的声音,所以你们大家要听我的,你们还其他意见吗?”周海说完自信地笑笑。

  没有人回答,虽然大家对周海的做法很反感,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意见越多,也意味着情况越复杂。他的做法也算是对的,如果没有人压往阵脚,没准会起内讧。

  很多人都点头表示同意,我身边的徐梦也要点头,我立刻拉住了她的手,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刚要开口,我就听到周海说:“这位兄弟,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干笑了两声,对小轩说:“小轩,你过来。”

  小轩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但是最终还是走了过来,我拉起了小轩的手,同时把两名女生的手也紧紧的握住,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好一些,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算我死了,也甘心,如果有幸不死,那么我会学到很多东西,海哥,你说是不是?”

  周海轻蔑地看了看我,说:“你说的也对,那好,你们走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现在想跟我一起寻找出路的跟我走,想跟他的,就跟他走。”

  还是没有人说话,我这为这些人感到惋惜,人就怕跟错了对象。没想到这时候紫沫居然跑到我们的跟前,对周海说:“我要跟梦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不怕了。”周海撇嘴一笑,转身带着人走了。

  他们走得远了,徐梦挣脱了我的手,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走,他们人多,可以共同干很多事情,但是我们……”

  我朝着周海冷笑一声,道:“跟着他就是找死,你们相信吗?出不了三天,他们就差不多死光了”

  三个女生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

  “现在我们在哪里都不知道,救援来了之后恐怕我们不是饿死就是渴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着,寻找吃的,看看大海边上有没有冲过来的物资。”

  “原来是这样!”

  “那个周海就是个傻逼,他居然去寻找出路,真他妈的傻,如果这里是大陆还有机会走出去,如果是孤岛而且很大的话,他们走不完一圈就全饿死了。”说到这里,我立刻转移了话题,道:“你们既然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现在我们去海边捞东西,尤其是金属之类的东西,是弥足珍贵的。”

  如果没有金属,恐怕我们连一个树枝都砍不动。跳海的时候,那把消防斧居然被我弄丢了,现在想想真是可惜,如果有那东西在,会事半功倍。

  她们三个女生还算听话,立刻下海开始捞东西。没想到周海那些人见我们在捞东西,立刻就回来了,我们捞到了什么东西,他们就会抢,他们那边九个男人,而这边只有我自己,如果硬碰硬我肯定不是对手。

  小轩气得满脸通红,就要骂人。

  我立刻示意小轩别冲动,拉着他们离这些人远了点儿,我看到海边那一具具的尸体,有有被水冲走,有的又被海冲到岸边,死尸一具具的很多,但是三个女人并没有尖叫,只是离那些尸体很远。我走到那些尸体的身边,脱下他们身上的衣服,把他们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了来,把衣服抱了起来,给了那三个女生。他们虽然有些恶心,但还是抱住了,当尸体被我扒光之后,我就拉起尸体扔进海里,让海水冲走。

  周海他们不知道我要做什么,都开始嘲笑,我冷笑不说话,徐梦她们也是一脸的愕然,把头扭到了一边。

  清理完这些尸体,差不已经四五点钟了,我累得要死,但总算清理了所有尸体,徐梦她们没捞到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一点儿吃的都没有,附近有没有淡水成了关键。人如果不吃饭,身体好的差不多能撑上二十天,但是没有水,恐怕连三天都活不下去。我拉着徐梦她们离开海边,紫沫悄悄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片,脸红的像个苹果,说:“你说的,金属是好东西,我就偷偷的藏在怀里,他们没有发现。”

  我笑着安慰道:“你很聪明,估计那些傻逼们不会找金属,走,我们找个地方安顿。海上暴风雨是常事,别看现在天气十分暖和,但是一旦夜里下雨或者起风,可以把人冻死。”

  海边的不远处就是树林,而且越往里面越密,但我带着她们只是沿着树林的边缘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下峭壁的地方或者天然的裂缝,那里可以避雨又可以挡风。

  小轩不解地问我:“博起哥。”小轩说到这里居然笑了,我却不以为然,她接着说:“你刚才为什么把尸体扔进水里?”

  “你们还太年轻……”谁知道我刚说到这里,她们三人居然同时投来了鄙夷的眼神。

  “就你大!”

  我一脸的严肃,道:“你们知道吗?刚才那个周海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为什么?”

  我冷笑:“不超过三天你们就知道了。我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生存的机会,如果他们找不到吃的,他们会吃死人,那样他们就有了食物的来源,所以我要把尸体扔进海里,他们就得死。刚才他们抢我们的东西,必须要忍,因为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是他们对手,一旦打起来,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没想到我们没走出多远,身后就响起了喊叫声,因为离得远,声音不是很大,是周海他们那些人,他们已经整整的捞了一个下午现在还在捞,如果没有猜错,肯定有人被浪给卷走了。他们这些人不懂得天要黑了风就会变大,卷走两个人太平常了。

  三个女生满脸的惊恐,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无动于衷,任凭着人被卷在大海里。

  我淡淡地说道:“这就是命!”说完开始打量不远处的悬崖,希望能够找个安身的地方。

  “不要看了,我们什么都帮不了,就连我们自己能不能过了今夜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得找个家安顿下来,然后找水,找吃的。”

  “家……”对于她们来说,是多么渴望的字眼。

  “有个地方睡觉能暖和点儿就是家了。”

  我为她们的行为感到悲哀,她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处境有多危险,似乎还幻想着明天救援的船队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很快找到一处裂缝,裂缝真的不大,最多也能容下三个人,一看到这么小的裂缝,她们都不同意住进去,因为她们是女生不能和男人挤在一起。我又有些恼火,妈的,都到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意这些,我扯着嗓子喊:“不住就滚蛋,然后自己找!想住下来的,你们马上去树林边那里折些树枝,支在裂缝的上面,记得别往树林里面走,听懂了吗?”

  她们觉得很委屈,但没有异议,都去了。而且则是寻找一根木头棍子把衣服撕成条,把那块金属片子绑在棍子上,一个简易的工具就做成了。在她们搭建的同时,我走到树林边的上,寻找着藤蔓,有些藤蔓中心是空的,里面有水,而且水量会很大,在海边的时候我捡到到了一瓶矿泉水还一个瓶子,水被周海那些人抢去,但是空瓶子我留了下来,然后砍断藤蔓,很快就接满了一瓶水,我尝了尝,有些涩,但是可以喝,然后又跑到海边,周海那些人已经走了,我掀开几块石头,里面有一些小鱼还有螃蟹,数量很有限,但有这些就不会把我们饿死。

  当我回去的时候,她们已经折了很多的树枝,我教着她们把树枝别在岩石的两边,形成一个拱形,越低越好,然后我又把衣服撕成小条,把那一堆衣服一层一层的铺在树枝上面,用布打系好。

  当一切安排好之后,天差不多已经黑了,我说:“你们马上跟我下去,尽量多折一些枯枝,然后就回来。晚上的时候绝对不能进入树林,哪怕边缘也不行!”

  天终于黑了下来,海面上起了风,冰凉无比,白天的那种温暖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们穿着单薄的衣服都有些发抖。我们抱着干柴回到那道裂缝里,这个家确实很小,根本不能站直身子,得猫着腰进去。之所以我让她们修得这么低,就是怕晚上起风,搭建的越低被风吹走的可能性越小,而且在小的裂缝里我们挤在一起,可以抵御寒冷。

  我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反正有人摇头有人点头。

  看着一堆枯枝与叶子,我捡出一些易燃烧的叶子堆在一起,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打火机,冲着他们得意一笑,说:“看到了吗?别小看这小小的打火机,现在用黄金跟我换我都不换。”

  很快火就燃烧起来,但是烟却散得很慢,把我们呛得直掉眼泪不停的咳嗽,但是谁也不愿意出去,外面实在太冷。在这个孤岛的上面,有了火就等于有了熟的食物,更重要的是有了火就有了生存的希望。当火真正燃烧起来之后,我们都欢呼起来。

  “我又渴又饿,博起哥,你刚才不是找到了水和吃的吗?能不能先分给我们点儿。”紫沫此时的肚子已经叫出了声。她文文静静的,一看就不爱运动,这样她会吃得很少,自然也就饿得快。

  我朝裂缝的外面望去,黑暗中几个黑影悄悄的向我们这里靠拢。

  “现在吃的喝的我们都有,可是我们得保护好,这些东西可是我们生存的本钱。”

  “虽然这是荒岛,可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偷呀,我的钱都丢在海里了。”徐梦看着我的眼睛说。

  “不用着急,偷东西的客人马上就来了。”说完,我站了起来,走到了裂缝的外面,冷风吹着我的身体,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那几个黑影很快就走了过来,和我想的一样,是周海他们。他们一共来了四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根棍子,他走到离我三四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说道:“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火生起来了。”

  “马马虎虎吧,反正现在不很冷,估计不会冻死。”我冷笑,警惕着看着周海。

  周海笑了笑,说:“我们那里没有火源,正好看你这里有火,我们想借点儿,怎么样?”

  “切!”我看了看身后的那堆火,说:“这火是我生起来的,非常抱歉,这火弥足珍贵,我不能借给你。”

  周海皱了一下眉头,很是不悦,但马上缓和了,说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晚上冻死,怎么说我们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下意识的后腿了两步,把那把斧子踩在脚下,说道:“现在想起这句话了,下午抢我们东西的时候你怎么忘了。想借火,很简单,用吃的来换!”

  周海嘴角抽动了两下。

  我脚下突然一用力,往上一踢脚下的斧子,一下就接在手里,然后手里完美的转了两圈,这个动作,足以让他们四个人吃了一惊,同时我也是告诉他们,别乱来,就凭我这两下子,他们不见得是对手。周海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无奈地说:“好,很好,不借就不借,不过我相信你会后悔的。”

  “在我人生的字典里是没有后悔两个字的,我从来都让别人后悔。”

  周海脸色铁青,面目狰狞,盯着我足足看了半分钟,手一挥,就带着人离开了。我知道他想什么,他带着这么多人,是想软得不来硬的。这种人我见过很多,他是敌人,早晚有一天我会干掉这种人。

  其实我也很遗憾,没想这些人中有他这么一个人,他冷静,有头脑,只是不懂得生存的方法。同样遗憾的是,我们两个人水火不容,男人之间本来就是独居的动物。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紫沫小声地说道:“我们是不是……有点绝情了。”

  “绝情?他们抢我们东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绝情,他们来我们这里抢火,也没想到绝情吗?我说过,他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对敌人就不能手软。”

  “起哥说得对,我支持你!”小轩附和着我说。

  一听起哥,我又呵呵的笑了,倒是让紫沫和徐梦大为不解。

  “那我们做些吃的吧,我实在是饿了。”紫沫对我说。

  “先不用做,我想周海他们肯定会回来的。”

  小轩摇摇头,说:“不太可能吧,要是我我就不回来了,受不了这样的气,我自己想办法生火。”

  我笑了笑,说道:“大晚上的,如果没有打火的东西,是生不了火的,而且没有火,他们在海边抓到的鱼就只能生吃。海鱼身体里有大量寄生虫与病毒,也许吃不了两天他们就倒下了,这里没有药品,生病了和等死没什么区别。”

  小轩想了想,说道:“那我也不回来了。”

  “那就说明你是一个非常好对付的人,所以你并不可怕。”我的话刚说完,黑暗中的人影又出现了,周海他们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地方就回来了,他们来到我们的面前,晃晃手里的一根火腿。

  “我们手里的吃的也不多,我把最后一根火腿给你们,这次总可以换个火了吧。”

  我们对视了几秒钟,同时笑了,我说:“这就对了,我们要互相帮助,才可以在这里活下去。不过我觉是我们不能混在一起,不然……”

 

  周海会意的笑了,摇摇头:“我不希望真有那么一天。”他们的木棍上面缠着塑料,很快点着了火就离开,我盯着他们的背影,说道:“也许这两天我就会干掉这个周海,他太危险了。”

  她们人茫然了,我知道她们听不懂,也没有在意,接着说道:“像周海这种人,就算你帮助了他,他也不会感谢你,只会更恨你。今天他做什么事情都跑在我们的后面,现在又不得不向我们借火。如果我落到他的手里,他一定会想办法杀死,而树立自己的威信。这种人最危险,所以他必须得死。”

  接着我们不在说话,胡乱的把鱼鳞从用铁片划了下来,就让他们开始烤鱼,而我不停在岩石上磨着这把斧子,直到我渐渐的把斧子磨的锋利了一点儿,才停下来,徐梦她们也烤好了鱼,但是被烟熏得很黑,她们吃不下,想吃我手里的那根火腿。

  我摇摇头,说:“我们不是来玩的,这东西容易保存,而死鱼一两天就腐烂了,只要等到我们山穷水尽的时候才能吃掉这根火腿。如果不想吃可以不吃,不过饿不饿你们自己清楚。”说着我胡乱的扯掉了一些黑色的鱼皮,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她们无奈之下也只能一口一口的吃,吃完饭当然要喝水,可是水只有一瓶,我只让她们每人喝两口。水是涩的,她们喝了两口就再也喝不下了。其实我有办法让水变得好喝一点儿,但是为了让他们尽快的适应这里的环境就闭口不语。

  吃完饭之后时间还不算太晚,她们蜷缩在岩壁的上小声的说着话,好像有什么话怕被我听到。其实我也懒得听,她还以为自己现在还游山玩水呢。我没闲着,开始用那铁片把一根根的粗一点儿的枯枝削尖,然后站起来,向天空望了望,风大了很多,而且天也阴起来,相信不久之后一场暴雨就会到来。

  “你们都吃了喝了,都给我起来,和我一起干活。”我严肃地说道。

  “我现在都懒得动了……”徐梦说着伸伸自己的懒腰。

  “哪那么多废话,起来干活,想死的话就滚蛋!”

  徐梦觉得自己很委屈,眼泪就要掉了下来,小轩拉着徐梦地手,说道:“你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

  我不想理她们,自己一个人走出裂缝,在前面三四米远的地方开始清理杂草,刨沟。她们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不过再终还是跟着过来。如果她们置之不理,明天我保证让她们滚蛋,带着她们还不如自己一个更好的活下去。

  四个人一起刨快了很多,一会儿就刨了一条二十厘米宽三米多长的小沟,我把那些枯枝一根接一根的插进了沟里,再用荒草轻轻的盖住。

  紫沫干完活一屁股坐到地上,很小心地说道:“这能管什么用,如果真的有野兽来,它可以从别的地方过来,再者野兽一跳,很可就跳过去。”

  “你们懂什么,这不是用来防野兽的,这是用来防人的。”

  乌云密布,闪电划破夜空,我们立刻跑进了裂缝里,刚一挤进来,我就听到徐梦的尖叫声,因为我跑得比较快,不小心摸到了她的胸前,她一把打飞了我的手,骂道:“你这个臭流氓!”

  被人骂我一点儿也不在意,感觉到是挺好的。

  雨很快就下起来了,最初的几分钟雨很大,但是大部分的水都顺着拱棚上面的衣服流走了,真正滴到裂缝里的却没有几滴。雨很快的小了,但是狂风却刮了起来,夜色里我能看到一阵阵的巨浪拍打着。所幸的是,刮着是西风,而且我们的拱棚很低,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影响。

  拱棚里一片寂静,她们三个女生也不再说话,靠着岩壁闭着眼睛睡觉,而我小心地看着火,一点一点的加柴。我心想这种天气下,周海那边的人肯定好不到哪去,说不定今晚就会有人挂掉。

  雨到半夜的时候停了,不过风还是很大,我靠着徐梦,也闭上眼睛睡着了。

  好在一夜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身边的三个女生晚上也没有睡好,谁醒了就加点柴,就这样冷夜里我们过的还算舒服。当我睁开眼睛看到海上升起一轮红日,把天边和大海染红了美丽的红色,她们看到这样的景色惊呆了,而我走出裂缝,对着太阳高声的呐喊,扫静了昨天心中浓浓的雾霾。

  “你是不是的力气多的撑的,叫个毛啊,我们早上还没有吃的呢!”小轩在我背后喊道。

  “好,我不叫了,那你叫呀,我相信你们叫的更好听”说着我哈哈在笑起来,接着道:“走,跟我一起去海边找点儿吃的,大海就是我们的生命,那里有食物又有菜!”

  因为经过一夜的风暴,很多浅海小型的鱼类会被冲到海滩,所以当我走到海边的时候,海边有一些死鱼和躲在岩石下面的螃蟹。

  “捡鱼和找螃蟹吧,我们一起动手!”

  我猫下腰,不再理她们,她们也学着我的样子开始抓螃蟹,但是很快她们就发出了阵阵的尖叫,我知道不是石头搁着手了就是被螃蟹夹着手了。当我捡完海边那几死鱼的时候,就看她们正追着一只螃蟹,螃蟹爬得很快,但是没有一个女生敢去抓。我苦笑,照他们这种抓法,恐怕螃蟹寿终正寝也抓不着,她们哪里是抓螃蟹,这分明就是玩吗?

  那螃蟹个挺大,我走了过去,伸手就抓住了螃蟹的后背,螃蟹拼命的乱抓,但就是抓不住我的手。这次海边之行,我们还是有一些收获,四条小鱼,三只螃蟹,还有几个小虾。

  临走的时候,徐梦还捡到了一块铁片,这样让我喜出望外,我把铁片子拿在手里,带着她们回到裂缝,我打算吃完东西就带着她们离开这里。

  就是我们认真吃着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声,我猛得转头一看,是周海带着所有的男人都过来了,其中一个人不小心走进我的陷阱里,摔了一跤,正巧躺在那些削尖的木头上,身上立刻被扎出了几个窟窿,鲜血直流。

  我立刻扔下手里的鱼,抓起手里的斧子,走出裂缝。周海他们已经离我非常近了。他们手里都提着棍子,悄悄的靠近我们。幸好昨晚我下了陷阱,不然恐怕被他们堵在了裂缝里。

  “你们一会儿看我的手势行动,什么都要听我的。”我转过头对三个异常惊恐怖的女孩子说,然就提着斧子迎面而上。

  “周海,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还悄悄的过来,是不是想把我们一起包了饺子。”我紧紧地握住斧子,时刻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我知道,如果真的打起来,我肯定不是对手,如果想逃,那简直轻而易举,但是三个女生,可就惨了,所以我要找机会让她们逃走。

  “我怎么会那么傻,这次来我是真心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周海的声音很嘶哑,很明显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喝过淡水了。而他身后的那些人,眼神都盯着我们的鱼和螃蟹,“现在大家应该团结起来,才能在这里活下去,等到救援,我想没有人愿意去死吧。”

  我晃了晃手里的斧子,似笑非笑道:“如果我不想呢?”

  周海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威胁道:“恐怕由不得你了。”说完这句话,周海身后的人慢慢的向两边散开,显然是想把我们包围。

  我心想昨天我们能把他们吓走,但是今天绝对是不可能。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昨晚的火种已经熄灭,所以火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不得不拉我入伙。而且对于周海来说,我是他最大的威胁,很可能因为我的生存,会有人投靠到我这里。所以我们两个肯定会有一场争斗,周海现在这么做无非是想把我拉拢过去,真正的只有一个声音。

  但是无论如何,我不能加入,那样我会陷入危险!

  “車”不落险地!

  我把斧子伸出来,又把一只手背到身后,悄悄地向她们三个女生示意,赶快逃。

  “起哥……”小轩在我的背后喊道。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我大吼起来。

  我沉着脸,对周海说:“我这里有吃的,有喝的,如果你们想拿走,就拿走。但是我不会加入你们,这是我最后的条件,如果你们想来硬的,那就来吧,大不了我死了也要拉上两个送死的。”晃着手里的斧子,他们也知道,如果被这东西砍上,不死也是重伤,他们也知道一旦受重伤,在没有药品的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

  周海看到三个女生逃出了裂缝,准备要跑,“拦住她们!”

  “周海!”我大声的喊起来,“你是不是真的想来个你死我活,你相信吗?就算你们人多,我照样可以杀死你们这里的一半人”说着我又把手里的斧子转了两圈。

  周海不相信我的话,慢慢的向我靠近,但是他带来的那些人,走是更慢,把周海一个人扔在了前面。周海向两边一看,立刻就明白了,谁也不愿意上前送死。就算他们最终能干掉我,那么谁能保证最后活下来就是自己。能混上这条船的,非富即贵,还有很多学生,他们有自己的理想,想法越多情况就越复杂,越是复杂人的自私都表现出来,所以我不愿意加入他们。

  “来啊!”我挥着了斧子,“看看是你们脑袋硬,还是我的斧子硬!”

  周海这种人非常怕死,不过想当一个首领,让别人为他去死,但是此时他明白了这些人的心理,也就放弃了杀死我的念头,“好,今天我就答应你一次。”

  我慢慢地向后退开,他们一点点的靠近了我们所居住的裂缝,我用身体把三个女生挡在身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我们刚刚做好的吃的拿走。临走的时候,周海回过头对我说:“你是个聪明人,原来你把那些尸体扔进大海有这么重要的原因。”

  周海他们走了,我们所居住的裂缝一无所有,被这帮人洗劫一空。我两眼通红,如果不是因为身后的女人,我为了自己的生存也要和他们拼命。

  身后传来阵阵的哭泣声,我回头看看她们,每一个人都哭了,泪水哗哗的流下。

  “他们是畜生……”

  “浑蛋,王八蛋……”

  她们对着周海的背影大声的骂,可是声音被风声所掩盖,留下的不过心里的沧桑与愤怒。

  看着她们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把她们搂在一起,淡淡地说道:“不要伤心,我们一定能够活下来,会生活的更好,其实我早就打算离开这里。而且在这里,在这片孤岛上,为了生存,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遵循的就是丛林法则,很简单的四个字,若肉强食,你们明白吗?

  “其实我们也应该庆幸,这些人很早就露出了真面目,如果有一天他们突然发难,我们的处境会更危险。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被无情的杀掉,然后挂在树枝上用火烤干,用我们的肉做他们的食物。”

  紫沫突然搂着我大哭起来,说道:“对不起,起哥,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你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笑了起来,说道:“你错了,因为有你们在,我才会过的快乐,不至于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如果我们活着出去,我娶你们做老婆。”  


未完待续哦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这啦,喜欢本帖的同学,可以戳下方“阅读原文”去原贴看后续内容哦!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任真天

Big笑工坊主持人:任真天(唐唐)的公众号,《唐唐脱口秀》每周三更新,《唐唐神吐槽》每周六更新,(其实老粉都知道提前一天就更新了)不定期还有《唐唐爱GAME》喔!向唐唐提问,和唐唐互动,放马过来吧!!!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任真天 微信二维码

任真天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