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反弹?底线更硬!

2016-12-12 于永杰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反腐场上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整大新闻了,这有可能是反腐存量已经清除殆尽,也有可能是大家都在聚精会神攻破一个要塞,只要耐着性子,惊喜早晚会到来。这么看起来,“老虎”倒像薛定谔的猫。其实陷入围剿的老虎,战斗力本来也就等于猫吧。


如果觉得猜测一些不确定性的东西太劳神,倒不如把目光放在更为切近的事情上,比如很可能最近就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久前中央在中南海邀请一批党外人士召开座谈会,听取他们有关经济问题的意见。紧接着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明年的经济工作。这都是在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行筹备,相信这次会议届时会传达出很丰富的信息,如果不好好理解这类信息,轻者影响你奔小康,重者可能有些人就要“上头条”。


比如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安丰钢铁有限公司。我之所以这么累赘地交代其行政区属,是因为由于安丰钢铁在去产能中阳奉阴违顶风投产这四级单位统统被处理。中央将“三去一降一补”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抓手,其中去产能排在“三去”的首位,几乎在每一次有关经济的会议上都会着重强调。但安丰钢铁公司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擅自新增钢铁产能。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三级政府在了解情况后,不及时上报、也未按要求履行职责,上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此点名批评,并派调查组严查。


一周后,河北省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宣布的六条处理意见中,共点了省市县三级九位官员的名,分别给予了行政记过和降级的处分,包括秦皇岛市长张瑞书这样的主要领导干部。而安丰钢铁公司两人被立案侦查,三人被党内严重警告,还被罢免人大代表职务。说实话,这么严肃的处理结果,以往通常只会在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中才会看到。钢铁企业新建高炉边批边建,这在以前能算多大点事?


我查了一下,安丰钢铁2014年纳税总额4.5亿(这个数字应该是包含了国税、地税),居河北省纳税前50强。而整个昌黎县2015年入库税款总共才7.4亿元。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如此严肃处理这样一家支柱型的大型企业,也许更能让人理解“壮士断腕”四个字的悲壮含义。在上月底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一起被点名的,还有江苏的“地条钢”企业,预计处理烈度会比肩河北。“顶格”处理,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去产能之艰难。


近十年来,河北钢铁业去产能走出了一条鬼打墙式的“旋去旋增”之路。在其被列为去产能重点省份后,今年上半年其钢铁产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持续上涨,稳居全国第一。这也是是整个中国钢铁业去产能的现实写照。钢铁业作为重资产行业,关停落后产能首先意味着重大的设备损失,其次是大量工人的安置,企业和地方政府本就积极性不强。尤其是二季度以后,热钱从楼市涌向煤、钢、有色金属。加之去产能不断推进,钢材供应减少,使得原本走低的钢材价格重又猛涨,一些停工的钢厂又复工生产。


这些看上去貌似“复苏”的迹象,让不少钢企在暗中跃跃欲试,想要反弹。但这其实只是局部小气候造成的“假阳春”,被其迷惑就会偏离我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消耗大量社会资源的基本事实。在钢铁煤炭今年的去产能目标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国务院仍毫不手软地处理违规地方政府及企业,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告诉这些人去产能的底线不能逾越,不要存侥幸心理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多次表达这样一个基本看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经济领域最大的“政治”,千万不要与它背道而驰。而理解好改革的本意,顺着其方向前行,才能捡拾机遇。说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等着盼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开幕了。


改革之难,甚于重建,因为它要在以轻盈的步伐,在一套复杂系统中行走,哪一步迈得不对,都会引发连串反应。此时步调的统一,就显得格外重要。风往哪吹,路往哪走,心中没有路线,走到哪都是迷宫。

(文/于永杰)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团结湖参考

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时政评论公号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团结湖参考 微信二维码

团结湖参考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