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马云犯过的错...

2016-12-10 买卖网店,就上 舞泡网店转让平台 舞泡网店转让平台



在中国商界,过去十多年,成就最大的一个企业家就是马云,他几乎凭借着一己之力改变了中国电子商务的业态。但同时,马云也是中国商业界现在争议最大的一个人。

 

可以这样说,十多年来,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由一个笑话变成了一个神话,而这个神话又散发着一种非常浓烈的“妖氛”。



马云的争议在哪里呢?

有两点。

第一,他做了很多大家看不懂的事;

第二,他讲了很多大家听不懂的话。


马云说,他就要把未来的阿里巴巴变成一种国家模式。其实他的这些想法,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觉得非常不靠谱,而且他要做的事,每个人都会觉得很难,但是十多年下来,我们会发现他确实用他的方式干成了很多事情。



2005年我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架,但是书架上面的书加在一起也就五六本,其中有一本就是我写的《大败局》。可见他对失败这个问题非常重视。他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失败时是这样说的:“我花时间最多的,是研究国内外企业是怎么失败的。这两年我给公司所有高管推荐的书,都是讲别人是怎么失败的。因为失败的原因都差不多,就是那么四五个很愚蠢的决定。但是每个人都认为那个错误是别人会犯的,我怎么可能会犯。但是,你一定会犯,即使提醒过你,你还是会犯。


所以他对失败的警惕性非常高。他甚至说过:“我退休的那一天要写一本超级畅销书,书名就叫作‘阿里巴巴的一千零一个错误’。”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谈一谈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我们认为比较重要的、可以给大家借鉴的几个错误。


01 迁都“上海”



以前我曾把阿里巴巴的总部放在上海,在淮海路租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装修得漂漂亮亮的。结果那一年的时间特别累心,招人也招不到,许多上海人问,阿里巴巴是哪里的公司?几乎没有人理我们。最后我们决定从上海撤离。先是选了北京,最后觉得还是回杭州好。”马云曾这样反思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个“总部危机”呢?我们从三个方面来分析:第一是天时,第二是地利,第三是人和。


天时。


当马云把他的总部从杭州搬到淮海路上时,也正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重大时刻。2000年4月的第二个星期开始,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点往下跌,在半年时间内跌了40%。这是互联网领域一个重大的股灾时刻。


地利。


一个喜欢大资本的城市,和一个必须以破坏、创新为主的互联网公司,有一种天然的冲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是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城市。

 

人和。


马云1999年在杭州创办阿里巴巴,比较接地气。而一旦把总部搬到上海以后,就变得“高大上”,变得不接地气了——这就是所谓的人和。

 

草根创业最大的优势就是“咬定草根”,追求“高大上”,是创业者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


02 收购雅虎中国




商业世界里,免费的午餐是最贵的

 

举个例子,在阿里巴巴刚刚收购雅虎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把整个雅虎团队、大概几车厢的人拉到了杭州,希望能够把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灌输给这些人。但是结果呢?也是非常失败。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好的、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即:如果回到2005年8月,阿里巴巴和马云是否真的存在一种更聪明的方式去买雅虎?马云的对手、雅虎的杨致远,他也是全世界智商最高的一个华人企业家,所以马云是在跟一个聪明人打交道。当马云用更聪明的办法时,对方会不会有一个更聪明的对策呢?


所以说,商业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你永远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但有一点看来是确定的,那就是:在商业的世界里,免费的午餐往往是最昂贵的!


03 “空降兵”集体阵亡


中国公司管理的一个严肃命题

 

2006年前后,马云从外部引进了一批的国际级人才,其中有卫哲(百安居中国区CEO)、吴伟伦(百事可乐中国区CFO)、曾鸣(长江商学院的教授)、谢文(和讯网CEO)、崔仁辅(沃尔玛百货集团高级副总裁)、黄若(易初莲花CEO)、武卫(毕马威华振合伙人


这是一批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才,他们有两个特点:第一,绝大部分来自于世界500强;第二,他们都不是来自于互联网公司。


这批人后来绝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阿里巴巴,其中的卫哲——曾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的执行副总裁和阿里巴巴B2B业务的总裁,他当年的引咎辞职曾轰动一时。而其余的人,除了曾鸣以外,如今已经全部离开阿里巴巴。

 

为什么这些国际级的人才在阿里巴巴会“集体阵亡”呢?


第一个原因,我认为是文化的排斥性


阿里巴巴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文化,第一个叫作武侠文化。这种藐视一切规则的行侠文化,对于来自世界500强的那些高级管理人员来讲,是一个异端邪说,所以从文化层面上,这些人很难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