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署最新预测,能源格局真的要变了

2016-11-26 能源圈 能源圈

IEA在《世界能源展望2016》预计,到2040年,全球煤炭需求将增长2.14亿吨油当量,比其去年预计的4.85亿吨油当量减少了一半还多。


11月16日,国际能源署(IEA)发布最新报告《世界能源展望2016》。根据该报告,未来数十年内,全球能源体系将发生重大变化。其中,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将成为满足能源需求的“主力军”;但与此同时,全球要摆脱化石能源的主导地位、实现巴黎气候大会制定的气候目标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IEA署长比罗尔表示:“未来25年内,我们将看到天然气、风能、太阳能,特别是后两者将代替煤炭成为主要的能源来源。但是,未来全球的能源供应不应该是单一的形式,我们当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将决定未来的变化。”




煤炭需求增长预期减半

欧洲气候基金旗下分析机构Carbon Brief指出,在这份年度报告中,IEA大幅下调了对未来25年内全球煤炭需求增长的预期,这无疑为全球实现气候目标注入了“强心剂”。


“煤炭是世界上污染最为严重的化石燃料。”Carbon Brief在一份文件中表示,“IEA的统计显示,2014年,尽管全球能源需求中仅有29%是煤炭满足的,但其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却占到全球能源领域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46%。因此,实现气候目标将主要依靠减少来自煤炭的排放。”


IEA在《世界能源展望2016》预计,到2040年,全球煤炭需求将增长2.14亿吨油当量,比其去年预计的4.85亿吨油当量减少了一半还多。


IEA指出,虽然煤炭需求仍将继续增长,但是,未来的增长速度将大大放缓。“经过了近年来的快速增长后,煤炭用量的增长已经基本停了下来。未来全球煤炭需求的增长将保持在每年0.2%的平均值。”据了解,这一估值是IEA去年预期的一半,是其2012年预期的1/4。


值得注意的是,IEA在报告中强调,在近年来的“减煤”过程中,中国的贡献不容忽视。去年,IEA曾预计,中国的煤炭需求要到2030年才会达到峰值;然而,在《世界能源展望2016》中,IEA提出,中国的煤炭需求其实在2013年就已经达到了峰值。


IEA能源供应部门负责人Tim Gould在发布会上表示:“上世纪初,煤炭业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不过,这一繁荣期已经结束了。这其中,中国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在我们看来,中国的煤炭需求已经达到了峰值,并将于2040年再减少15%。”


报告预计,到2040年,中国的煤炭需求将减少15%左右;燃煤发电量则将仅仅增长4%。中国很可能将提前实现其能源和减排的目标。而Carbon Brief更是指出,鉴于一些新政策的推出,中国煤炭需求的下降速度可能会比IEA的预期更快。


减排依然任重道远

Carbon Brief表示,IEA下调对全球煤炭需求的预期,意味着煤炭行业的前景不容乐观,但是对应对气候变化而言,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然而,IEA在此份报告中仍然警告称,如果未来延续当前的减排环境和条件,全球将很难实现把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比罗尔说:“如果仅仅依靠《巴黎协定》,即便其被全球各国全面执行,也很难实现2摄氏度升温控制的目标……更不用说如果这一协定也不能全面实施的情况了。全球减排形势依然严峻。”


在巴黎协定下,各国政府承诺采取比国际能源署450情景雄心水平更高的行动,并要求实现变革成果。国际能源署报告显示,新政策情景(NPS)下,国家自主贡献的总和远远无法实现协定目标。采取行动迫在眉睫,必须强化集体政策行动,加快变革速度。


事实上,根据IEA本月发布的另一份报告,要想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只有两个办法:或者给全球的燃煤电厂都配备碳捕捉和封存(CCS)设施,或者是到2050年关闭世界上所有的燃煤电厂。


无独有偶,非盈利的气候与政策研究机构Climate Analytics也持同样的观点。该机构认为,要实现巴黎气候大会设定的目标,全球必须在2050年前关闭所有燃煤电厂。


《世界资源展望2015》指出,在450情景下,到2040年煤电比重为29%,这就意味着国际能源署对2040年煤电预测水平比一年前降低了18%,即1744万亿瓦时。符合新政策情景的现有政策路径意味着金融市场当前定价无法实现COP21协定。要实现目标,必须将全球现有煤电消费规划减少60%。


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指出,国际能源署在以下六个方面的观点出现了最大变化:


1.中国在短短几年内成功开展变革,并大大超出预期速度(包括在2013年达到煤炭峰值);


2.全球能源需求与经济活动脱钩;


3. 印度希望复制中国的转型经验,正努力推动变革;


4. 太阳能和风能价格大幅下降,实现低本高效发展并超过预期发展速度;


5. 可再生能源发展大幅升级;


6. 450情景下,煤电前景黯淡。


对于一度备受业界看重的CCS技术,IEA则在报告中表示,该技术的应用的确能为部分燃煤电厂“争取一些时间”,但是,根据现有的试验和测试来看,这一技术对减排能起到的帮助作用“显然没有此前设想的大,而项目见效十分缓慢”。


IEA的数据显示,即便是效率最高的超超临界燃煤电厂再加装了CCS设施,其每千瓦时发电的二氧化碳排放仍将达到150克左右;而根据测算,要控制升温幅度在2摄氏度之内,到2040年全球燃煤发电厂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需要控制在每千瓦时80克左右。因此,无论燃煤电厂是否加装了CCS设施,在IEA设定的情境中都无法达成巴黎气候大会设定的目标。


对此,报告指出:“发电领域的煤炭用量必须大幅下降。因为即使采用了CCS技术,燃煤发电带来的碳排放量仍然远远超出需要的限制范围。更为不利的是,对于经济仍处于发展中的国家而言,比如印度和一些东南亚国家,未来确实需要采用多种能源来源来满足需求的快速增长,但是,这些国家现在都很难负担得起成本相对较高的清洁能源,因此也就不能完全摆脱诸如煤炭等成本低、但污染大的能源。”


IEA可持续能源政策和技术部门负责人Kamel Ben Naceur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IEA首次针对巴黎协定设定的气候目标,提出具体的减排数据和升温控制幅度,并将其命名为“巴黎兼容情景”。“我们建议升温幅度最好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即便严格执行针对此目标的减排措施,可能也只有66%的概率避免达到或是超过2摄氏度。这意味着,全球的碳排放预算应该在IEA此前设定的情景上再减少20%,而即使最终做到了,我们估计可能也只有50%的机会,真正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


此外,Carbon Brief还提出,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也增加了未来全球减排的不确定性。“虽然美国同样在16日公布了‘中期深度脱碳计划’,声称将于2050年完全淘汰煤炭使用,但是,特朗普此前曾提出,要废除《清洁电力计划》并重振煤炭产业,这显然将增加全球减排的压力。”


预测详细解读

1. 中国:国际能源署在《世界能源展望2015》评论中质疑中国的煤炭消费能否在2020年前达峰,并得出可能达峰但难以实现的结论。《世界能源展望2016》的观点截然不同(第65页),结论指出:“中国煤炭消费可能已在2013年达到峰值。”在新政策情景下,随着中国不断以极快速度向天然气、水电、核能和可再生能源等多种能源转型,中国的煤电依赖度将从2014年的73%降至2040年的43% (450情景下仅为16%)。在国际能源署自身建立的新政策情景模型下,中国建成燃煤电站已有2000亿瓦产能搁浅,规划新建的1850亿瓦产能也将面临资产搁浅。


2. 能源和经济活动脱钩:国际能源署将研究模型扩大至经济发展结构的影响和能效动力,并纳入能源需求和经济活动脱钩因素。2003年至2013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年增长率达7.6%,2014年至2015年则降至1-2%。考虑到脱钩趋势,国际能源署认为在新政策情景下,到2040年前,中国能源体系年增长率仅为0.9%。新政策情景下,到2030年前,全球平均能源强度年增长率为1.9%,是能源体系增长需求的一半。因此,能效是促进全球去碳化的绝对关键工具。


3. 印度:《世界能源展望2016》模型显示,印度电网将大幅实现去碳化,新政策情境下煤电比重将从2014的75%下降到2040年的52%,而在450 情景下,到2040年将大幅跌至12%。印度遵循中国业已成熟的变革路径,采取快速获取电网和能效效益、并从煤炭向多样化能源转型的战略。2016年,除能源-水关系的政策影响和健康及气候变化推动因素之外,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竞争力不断增强,也构成了资金动力。国际能源署详细分析了印度提高国内电力自给率的另一项经济动机(第88页):预计到2040年,在新政策情景下,印度油气进口费用将高达4600亿美元,是2015年650亿美元的7倍,成为无法承受的经济负担。


国际能源署指出,201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就业人口为810万(第407页),其中中国占45%,获益最大。印度在上述领域的就业人口为41.6万,同时“印度制造”战略下的能源转型项目也不断推进就业激增。


4. 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国际能源署对可再生能源预测较为保守,一直低估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和成本下降水平。《世界能源展望2016》指出,2010-2015年,太阳能成本降幅已达到国际能源署预测的15年水平。虽然难以进行建模技术干扰,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认为这是国际能源署仍然存在的关键模型错误。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40年,欧洲离岸风能成本将降至平均110美元/兆瓦时。2016年11月,Vattenfall以55美元/兆瓦时的核准合同价中标,创下风电成本新低,仅为国际能源署预测价格的一半,并提早20年实现。同时,国际能源署预测,今后十年(即到2025年),印度太阳能装机资金成本将下降30%,低至1百万美元/兆瓦,而2016年印度非本国含量100亿瓦招标项目就已经实现这一成本水平。IEEFA研究所预计,全球太阳能电费在今后十年将每年下降8-10%,比国际能源署预测的4%高出一倍。


国际能源署在《世界能源展望2016》(第452页)中指出了两个关键原因。首先,他们认为各种技术间不存在金融市场资本成本差异。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认为,国际能源署未能考虑金融市场已经并还将继续采取不同的回报率,以反映政策目标以及煤电相对于可再生能源在空气、颗粒物、排放、水和健康等方面的外部性影响。


第二,国际能源署承认但未能对2016年迪拜(24美元/兆瓦)、智利(29美元/兆瓦)、墨西哥(35美元/兆瓦)等极低成本的反向拍卖太阳能项目以及摩洛哥(35美元/兆瓦)和德克萨斯(30美元/兆瓦)的离岸风电进行建模分析。


然而,国际能源署未能提到一个事实,即亚洲大部分依赖于进口的燃煤电厂依赖于出口信贷机构提供的资本担保和由来已久的利率补贴。国际能源署强烈要求消除此类化石燃料补贴,但在2040年前的模型中却一直延续这种做法。两者都是事实,忽视其中一个因素,将煤炭效益考虑进价格就会得出错误结果。


5. 可再生能源发展升级:到2020年,在新政策情景下,预计太阳能装机容量将比2014年增加2倍,达到4810亿瓦,年发电量599万亿瓦时,比《世界资源展望2015》预测水平高20%。国际能源署模型认为,今后20年(即到2040年前),太阳能还将再增加两倍。而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认为实际速度将比国际能源署预测模型快一倍。


新政策情景下,到2040年,预计风电年产能将达3881万亿瓦时,比《世界能源展望2015》预测水平高315万亿瓦时。在450情景下,2040年风电产能将超过1000万亿瓦时,比国际能源署一年前预测水平高20%。


6.煤炭出现结构性衰退。对于煤电而言,高边际成本供应源一旦建立,即便新政策情景下的搁浅资产影响也显而易见:《世界能源展望2016》认为,到2020年,全球煤电消耗将比一年前国际能源署的预测水平减少430万亿瓦或5%。到2040年,国际能源署新政策情景下预测比《世界能源展望2015》降低1080万亿瓦时或10%。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40年,中国煤电消费将降低15%,电煤进口将减少85%,为保护国内就业,中国很可能抓住时机转变为净电煤出口国。新政策情景和450情景下的煤炭发展差异将大幅提高金融市场风险。在450情景下,到2040年煤电年产能将降至2518亿瓦时,仅为新政策情景的四分之一。毋庸置疑,全球煤炭产业面临结构性衰退。


来源:国际能源参考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能源圈

“能源圈”公号已经稳居能源自媒体第一梯队。和别人不同,我们是您的能源资讯管家,原创观点提供者和排行榜独立制作者。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能源圈 微信二维码

能源圈 微信二维码